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推荐 > 中毅达股吧600610 正文

中毅达股吧600610

时间:2020-12-06 00:19:29 来源:股票在线|股票在线网,股票技巧,股票书籍 作者:股票数据

中毅

达股中毅

中毅达股吧600610

达股中毅达股

中毅达股吧600610

粤开医药深度 | 医保谈判——扰动创新药市场变革粤开崇利论市摘要医保谈判赋予国产创新药后发先至的政策窗口,中毅国产创新药以量换价实现份额提升。对于同靶点药物,中毅首个上市的药品(FIC)通常可占据70%的市场份额,次上市的药品可占据20%的市场份额,剩余同靶点药物在红海中抢夺10%的市场份额。这一规律严重制约了国产药品的市场空间,由于国内制药企业研发能力落后于跨国巨头,采用Fast Follow的研发模式,药品上市存在滞后性,最终造成市场空间备受掣肘。近年来,在医保谈判、带量采购等宏观政策的积极引导下,国产创新药出现了后发先至的宝贵窗口,通过降价实现以量换价。国产创新药应牢牢把握医保谈判带来的机遇,以合理的降价入围医保,提升市场份额,实现进口替代。医保准入的提速刺激企业创新、医保准入和市场反应形成正反馈效应。2020年8月17日,国家医保局发布《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医保准入时限由2019年12月31日调整至2020年8月17日,一批2020年新上市的国产药品得以纳入本轮医保谈判。随着医保准入的提速,未来企业创新、医保准入和市场反应三元联动的正反馈效应将更加明显,即“企业创新——医保加速准入——药品快速放量(市场反应)——企业利润提升——企业深化创新”。医保谈判以量换价倒逼制药企业持续优化研发管线,提升研发强度。医保谈判创新药准入数量越多,与医保支付体系矛盾越大。为了破解这一矛盾,近年来医保谈判降幅持续放大,尤其是对于创新水平低、竞争格局差的药物降幅更加明显,传统低水平、高重复、慢速度的创新模式已与时代脱轨。未来,随着医保谈判的成熟,药品价格空间将进一步趋薄,创新药企业唯有持续优化研发管线,提升研发强度,方可在大浪淘沙中,尽显英雄本色。2020年医保谈判药品目录预计于12月中上旬出炉。2019年医保谈判集中于11月11日至13日,但截至2020年11月25日,2020年医保谈判尚未启动。参考去年医保目录于11月29日发布,预计2020年医保谈判药品目录将于12月中上旬出炉。投资策略与重点关注个股随着医保谈判的常态化及医保准入的及时化,医药行业“腾笼换鸟”加剧,创新药放量速度进一步提升,研发实力强劲、研发管线丰富、研发品种稀缺的制药企业盈利空间更为广阔,建议重点关注创新药领域,相关个股包括恒瑞医药、长春高新、中国生物制药等。同时,建议关注与创新药关系密切的CXO领域,相关个股包括药明康德、泰格医药、康龙化成、昭衍新药等。风险提示:医保谈判不及预期,药品降价风险,政策环境变动风险。一、2020年医保谈判全流程2020年11月11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公告,近期已组织专家对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进行了多轮评审,目前,专家评审阶段的工作已经结束,各申报企业可登陆“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申报系统”查询评审结果。在流程上,专家评审阶段的结束意味着最扣人心弦的谈判竞价阶段即将到来。从流程上,2020年医保谈判包括准备阶段、申报阶段、专家评审阶段、谈判竞价阶段和公布结果阶段五个阶段,时间跨度由2020年7月至12月。(一)准备阶段(2020年7月-8月)医保谈判准备阶段由国家医保局牵头,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药监局、国家中医药局研究制定工作方案,确定目录调整的原则、程序。征求社会意见后,公布方案。2020年8月17日,国家医保局发布《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方案》指出综合考虑基本医保的功能定位、药品临床需求、基金承受能力,2020年药品目录调整可分为目录外西药、中成药和目录内西药、中成药。1、目录外药品调入医保目录规则对于目录外西药和中成药,纳入2020年药品目录拟新增药品范围需满足两个要求,一是符合《基本医疗保险用药管理暂行办法》第七条、第八条规定。其中,《基本医疗保险用药管理暂行办法》第七条规定,纳入国家《药品目录》的药品应当是经国家药品监管部门批准,取得药品注册证书的化学药、生物制品、中成药(民族药),以及按国家标准炮制的中药饮片,并符合临床必需、安全有效、价格合理等基本条件。第八条规定部分药品不得纳入《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包括起滋补作用的药品、保健药品等。第二个要求是须具备以下七大条件之一,包括与新冠肺炎相关的呼吸系统疾病治疗用药、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年版)》的药品、第二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中选药品、纳入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名单、鼓励仿制药品目录或鼓励研发申报儿童药品清单,且于2020年8月17日前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上市的药品等,方可纳入2020年药品目录拟新增药品范围。2、目录内药品调出或调整规则目录内的药品可以被调出目录或调整支付标准,调出或调整的前提是符合《基本医疗保险用药管理暂行办法》第九条、第十条的要求。其中,《基本医疗保险用药管理暂行办法》第九条规定存在被有关部门列入负面清单的药品、通过弄虚作假等违规手段进入《药品目录》的药品等情形之一的,经专家评审后,可直接调出《药品目录》。第十条规定符合在同治疗领域中,价格或费用明显偏高且没有合理理由的药品等情形之一的,经专家评审后,可以调出药品目录。在满足《基本医疗保险用药管理暂行办法》第九条、第十条的前提下,若药品被国家药监部门撤销、吊销或者注销药品批准证明文件,或综合考虑临床价值、不良反应、药物经济性等因素,风险仍大于收益,药品可以被调出本次医保目录的范围。此外,若药品处于协议有效期内,且按照协议需重新确定支付标准的谈判药品、或有必要调整限定支付范围的谈判药品、或价格/费用明显偏高,且近年来占用基金量较多的药品可以纳入支付标准调整范围。(二)申报阶段(2020年8月-9月)在国家医保局发布申报指南后,符合条件的申报主体可以根据《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向国家医保局医保中心递交资料。医保局对材料进行形式审查,并对通过形式审查的药品进行公示。2020年9月18日,国家医保局发布《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形式审查的申报药品名单》。按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年版)》名单等七大条件划分,纳入药品合计718项。但是,实际上药品数量并未达到718种,原因在于部分药物存在重复,如条件3中的药物均在条件5中重复出现,如乌司奴单抗注射液既属于《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名单(第二批)》(条件3),也属于2015年1月1日至2020年8月17日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上市的新通用名药品。除了目录外的西药和中成药,目录内需要按照协议重新确定支付标准的药品共计15种,适应症或功能主治发生重大变化的谈判药品共计8种。在这些药品中,也有部分药品既满足需要重新确定支付标准的条件,又满足适应症或功能主治发生重大变化的条件,如塞瑞替尼胶囊、西妥昔单抗注射液、盐酸安罗替尼胶囊和伊布替尼胶囊。(三)专家评审阶段(2020年9月-10月)在专家评审阶段,医保局首先结合企业申报情况,建立评审药品数据库。其次医保局组织论证会,确定评审技术要点;最后组织评审专家进行评审,形成新增调入、直接调出、可以调出、调整限定支付范围等4方面药品的建议名单。根据医保局11月11日的公告,专家评审阶段已经结束。(四)谈判竞价阶段(2020年10月-11月)谈判竞价阶段主要包括两个流程:一是组织专家测算;二是面对面谈判(竞价)。具体流程是,国家医保局组织专家通过基金测算、药物经济学等方法开展评估,并提出评估意见。谈判专家根据评估意见与企业开展谈判或竞价,确定全国统一的医保支付标准,同步明确管理政策。1、组织专家测算在专家测算阶段,国家医保局会组织两组专家参与医保测算,一组为药物经济学专家组,根据疗效和国内外同类产品测算药品的真实价格。在2019年的医保谈判中,药物经济学专家组遴选了39名来自全国医学和药科大学、研究机构和医疗机构从事卫生技术评估和药物经济学研究的专家,专家组以10个发达国家、亚洲国家和境外地区的价格作为参考,并结合我国人口和疾病的患病率情况、市场规模等特点,测算药品的价格。另一组为医保基金测算专家组,主要由医保测算专家构成,通过测算医保资金的容量,从医保基金影响的角度避免纳入过多药品,尤其是高价药品过多造成的医保赤字。在2019年的医保测算重,基金测算组共挑选了11位基金测算专家,计算药品谈判成功进入医保后,对医保基金的影响。最后,国家医保局结合两组专家的报价,形成药品的谈判底价,作为医保购买方购买药品的价格。随后,每一种药品的谈判底价会装在不同的信封中,密封,直到面对面谈判阶段方可开启。2、面对面谈判(竞价)在谈判竞价阶段,药品被分为两组,一组为谈判组,另一组为竞价组。谈判又称议价,是医保局组织谈判专家和厂家代表之间的价格博弈。在谈判开始前,谈判专家已经可以打开装有药品底价的信封,获知药品的底价,并以此为依据和企业谈判。谈判的规则是谈判的重点,根据规则,厂家有两次报价机会,若两次报价均超过测算底价的15%,企业直接出局。若单次报价低于测算低价,则企业价格入围,但入围价格并非最终医保价格,医保局谈判代表仍然可以与企业代表继续沟通,进一步拉低药品价格。如2019年浙江省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处处长许伟在达格列净片的谈判上,认为企业4.4元/片的报价不吉利,要求企业进一步降价4分钱,最终达格列净以4.36元/片的价格纳入2019年国家医保目录。竞价又称竞争性价格谈判,是国家医保局为了提升谈判的科学性、规范性和有效性,于2019年探索引入的新模式。在2019年的医保谈判中,国家医保局认为,对于丙肝类药物,一方面是已上市的药物五款药物治疗效果相当且价格昂贵,另一方面仅依靠药物经济学测算和常规准入谈判难以引导企业将价格降至合理范围,因此创造性引入竞争性谈判的方式,明确仅允许2个全疗程费用最低的药品进入目录,且承诺2年内不再纳入新的同类药品,引导企业充分竞争。通过竞争性谈判,企业报价大幅下降,最终吉利德的夏帆宁(来迪派韦索磷布韦)和默沙东的择必达(艾尔巴韦格拉瑞韦)分别降价89.87%和90%入围医保,适应症为限经HCV基因分型检测确诊为基因1b型的慢性丙型肝炎患者;吉利德的索磷布韦维帕他韦(丙通沙)降价85%进入医保,适应症为限经HCV基因分型检测确诊为基因1b型以外的慢性丙型肝炎患者。(五)公布结果阶段(2020年11月-12月)在公布结果阶段,国家医保局公布药品目录调整结果,发布新版药品目录,同步明确管理和落实要求。我们认为,由于2020年医保谈判流程整体滞后,今年医保谈判药品目录出炉时间将有所推迟,预计延后至12月中上旬。2019年,医保谈判集中于11月11日至13日,但2020年11月11日仍处于专家评审公示阶段,截至2020年11月20日,今年医保谈判尚未启动。从2019医保谈判药品目录于2019年11月29日正式出炉的时间分析,今年医保谈判药品目录将推迟至12月印发。二、进口国产同台竞技根据国家医保局发布的《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通过形式审查的申报品种名单》,我们认为,条件5中的药品最值得研究。原因是,无论是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的药品(条件1),或者是纳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年版)》(条件2)、进入5个以上省级最新版基本医保药品目录的药品(条件7),药品单价普遍不高,即使进入医保,并不会引发市场的强烈反响,对于企业利润的贡献有限。带量采购品种本已通过大幅度降价实现了以量换价,进入医保对于企业的贡献同样有限。而在条件5中的药品,即“2015年1月1日至2020年8月17日期间,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上市的新通用名药品”,均是十三五期间上市的新药,不乏一些药品价格高昂,利润空间巨大的药品。一旦这批药品进入医保,将对医生处方习惯的改变,患者用药负担的减轻会产生深远的影响,进而推动企业营业收入的提升。通过汇总条件5的171个品种,并通过米内网数据库比对各品种生产企业。我们认为,在今年的国家医保谈判中,主要呈现出外企品种强势主导、国内新药异军突起两大现象。(一)外企品种“诚意满满”在171个品种中,外企品种占据了88个席位。尽管榜单中拥有近83个国产品种,但是由于榜单中包含17个中成药品种,因此,实际上国产西药仅有66个品种,数量约为进口品种的2/3。在本轮申报中,外资企业可谓“诚意满满”,近年来获批上市的重磅产品大多在名单中寻得踪迹,如默沙东的帕博利珠单抗、施贵宝的纳武利尤单抗、赛诺菲的度普利尤单抗、武田的维布妥昔单抗、诺和诺德的的德谷门冬双胰岛素注射液等。考虑到外企品种普遍价格高昂,纳入医保后支付方由患者转变为患者与医保共同支付的模式,大幅减轻患者用药压力,进而推动外企利润的增长。以安进的PCSK9抑制剂伊洛尤单抗为例,目前国内定价1298元/支,年用药金额超过3万元,与他汀类药物相比,价格十分高昂,因此限制了药物的使用。若伊洛尤单抗本次冲击医保成功,降价后患者自付金额将大幅降低,对于产品的放量将产生积极作用。(二)国内新药异军突起随着国内新药研发的持续火热,新药上市的数目也在快速提升中。2019年,NMPA共批准了11款国产新药,包括豪森制药的聚乙二醇洛塞那肽注射液、恒瑞医药的卡瑞利珠单抗、再鼎医药的甲磺酸尼拉帕利等。2020年,截至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征求意见的截止日(8月17日),NMPA共批准了十余款国产新药,包括百济神州的泽布替尼、豪森药业的阿美替尼、歌礼制药的拉维达韦等。在本次国家医保目录的调整中,近年来获批上市的国产新药大多出现在目录中。尤其是对于2020年新获批上市的国产新药,更是十足利好。过往,由于国家医保目录的准入时限均是上年的12月31日,造成一部分国产创新药即使上市,也无法纳入当年的医保目录,按“今年批、明年谈、后年进”的工作流程,便会推迟创新药1-2年进入医保的时间,不利于国产创新药在国内市场获得公平竞争。2020年8月17日,国家医保局发布《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将医保准入时限由2019年12月31日调整至2020年8月17日。我们认为,准入时限的放宽对于鼓励国产制药企业加强自主创新,推动我国创新药研发发挥重大利好作用。三、2020年医保谈判潜在受益标的在2020年医保谈判中,经过梳理汇总,共有23家国内制药企业入围(条件5),共涉及38个品种。其中,恒瑞制药入围品种最多,达6个;其次是翰森制药和正大天晴(港股),分别入围4个品种;第三梯队包括人福药业、信立泰和科伦药业,均入围2个品种;第四梯队的企业均入围1个品种,如健康元、海思科、智飞生物等。(一)恒瑞医药——卡瑞利珠单抗医保放量潜力巨大作为国内创新药龙头,恒瑞医药在本次医保谈判中入围品种最多,高达6种。随着医保谈判机制的不断完善,包括谈判的常规化和准入的及时化,我们认为,未来创新药企业的发展路径将愈发清晰,具体表现为企业创新、医保准入和市场反应的三元联动带来的正反馈效应,即“企业创新——医保加速准入——药品放量(市场反应)——企业利润提升——企业持续创新”。而纵观国内制药企业,恒瑞医药无疑是波涛汹涌大浪下的弄潮儿。本次恒瑞制药进入医保谈判的六个品种包括注射用卡瑞利珠单抗、注射用替莫唑胺、注射用甲苯磺酸瑞马唑仑、复方醋酸钠林格注射液、盐酸艾司氯胺酮注射液和碳酸氢钠林格注射液。其中,注射用卡瑞利珠单抗是本次医保谈判的最大看点。卡瑞利珠单抗是一种单克隆抗体,作为程序性死亡受体1(PD-1)阻断剂,能结合T细胞表面的PD-1分子,并解除PD-1通路对T细胞的抑制作用。卡瑞利珠单抗于2019年5月29日获批上市,目前市场上主要的竞争对手主要包括帕博利珠单抗、纳武利尤单抗、替雷利珠单抗、特瑞普利单抗、信迪利单抗、阿替利珠单抗和度伐利尤单抗。2019年,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进入国家医保目录,是目前唯一一款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的PD-1产品,对应霍奇金淋巴瘤适应症。纳入医保后,信迪利单抗价格由7838元降至2843元,降幅达63.7%,年治疗费用降至10万元/年,假设自付比例达30%,患者自付仅需3万元,价格远低于其他PD-1品种。2020年,信迪利单抗迅速放量,2020年一季度实现销售收入4亿元,上半年累计实现销售收入9.2亿元,上半年的销售额几乎与2019年全年10.159亿元销售额持平。卡瑞利珠单抗目前已累计获批霍奇金淋巴瘤、晚期肝细胞癌、晚期食道癌、非鳞非小细胞肺癌四个适应症。从适应症的角度,肝细胞癌和非小细胞肺癌两个核心适应症的市场空间远超霍奇金淋巴瘤,且对非小细胞肺癌为一线治疗方案,我们认为,卡瑞利珠单抗进入医保后的放量效果较信迪利单抗更加明显。此外,目前来看,恒瑞医药对于卡瑞利珠单抗的降价意愿极高,这点从恒瑞医药近期的市场活动有迹可循。10月初,恒瑞医药推出卡瑞利珠全年药费39600元的第四季度大促销活动,活动从10月12日至国家医保谈判正式公布日。全年39600元的价格可谓“白菜价”,目前卡瑞利珠单抗售价19800元/支,以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每2周注射一次为例,全年的用药费用在47.5万,即使考虑赠药计划,也远远超过3.96w的价格。我们认为,从该活动终止的时间点考虑,恒瑞医药通过这一促销活动向国家医保局表达了进入医保的强烈意愿及竞价谈判的底气。(二)人福医药——阿芬太尼完善公司镇痛矩阵人福医药在本次医保谈判中拥有两个入围品种,分别是盐酸阿芬太尼注射液和注射用苯磺酸瑞马唑仑。人福的盐酸阿芬太尼于2020年3月2日获批上市,作为麻醉性镇痛剂用于全身麻醉诱导和维持。目前,盐酸阿芬太尼注射液为人福医药独家品种,恩华药业的盐酸阿芬太尼正在生产申报阶段。根据IQVIA数据统计,2018年盐酸阿芬太尼注射液全球销售额约为1400万美元,广泛用于日间手术、无痛诊疗(如胃肠镜、纤支镜检查等)、烧伤创伤换药和急诊科镇痛等多个领域。我们认为,若盐酸阿芬太尼进入本轮医保目录,将进一步提升公司芬太尼系列矩阵,同时形成较好的产品壁垒,在未来芬太尼领域的竞争中处于优势。注射用苯磺酸瑞马唑仑于2020年7月获批上市,适应症为结肠镜检查镇静。苯磺酸瑞马唑仑属于苯二氮䓬类药物,是一种新型的超短效GABAA受体激动剂,它通过组织酯酶代谢,并且代谢产物无活性。注射用苯磺酸瑞马唑仑的最大竞品为恒瑞医药的甲苯磺酸瑞马唑仑,两款药物从技术上属于同一原型游离碱对应的不同盐型药物,疗效相似。由于后者也在本次医保调整目录中,我们认为,本轮医保谈判这两个品种将展开激烈角逐,或通过医保竞价通道决出胜负。(三)信立泰——特立帕肽推动市场持续扩容信立泰在本轮医保谈判中拥有两个入围品种,分别是注射用重组特立帕肽和左乙拉西坦缓释片。两个品种均非独家品种,注射用重组特立帕肽的竞争格局包括信立泰和上海联合塞尔,左乙拉西坦的竞争格局包括信立泰和华海药业。注射用重组特立帕肽于2019年9月30日获批上市,用于有骨折高发风险的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症的治疗。根据米内网数据,信立泰20ug特立帕肽单支售价96元,每日一次,每次一支,年治疗费用约35000元。上海联合塞尔20ug特立帕肽售价为130元,在定价上不具有优势。根据国际骨质疏松基金会的预测,2020年中国骨质疏松和骨量低下的患者总数将达到2.8亿人。我们认为,纳入医保后的特立帕肽价格将更加合理,推动整个市场持续扩容。信立泰的左乙拉西坦于2019年2月22日获批上市,用于成人及4岁以上儿童癫痫患者部分性发作的治疗,2019年11月2日通过一致性评价。华海药业的左乙拉西坦于2020年5月26日获批上市,2020年6月4日通过一致性评价。左乙拉西坦价格较低,根据米内网数据,信立泰的左乙拉西坦(500mg)价格为6.6元/片,华海药业的左乙拉西坦(500mg)价格为6.76元/片,750mg的售价为9.47元/片。四、风险提示医保谈判进展不及预期,药品降价风险,政策环境变动风险。海通证券(600837.SH),达股正面临一场大“劫数”。11月24日,达股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公告,对永煤控股的自律调查已基本完成。根据相关要求,协会已将永煤控股涉嫌违法违规的线索,移送到证监会。在此之前,永煤控股发行的债券未能按期足额兑付,已构成违约。永煤债违约后,协会立马介入调查,并通报海通证券涉嫌参与永煤债的违规行为。监管层高压、迅速的调查进度,让桌下暗中滋生的“勾兑”,开始暴露在聚光灯下。这不是海通证券第一次被监管层点名,只不过,永煤债造成的地震,将比先前棘手得多。掀开桌底交易的一层布11月18日,协会发布公告,称通过调查永煤控股获取的线索结合市场交易信息,发现海通证券及其相关子公司,涉嫌为发行人违规发行债券提供帮助,并涉嫌操纵市场等违规行为。根据相关要求,协会要求海通证券及其相关子公司,开展自律调查。协会公开海通证券涉嫌违规的当日,海通证券也发布公告,称将积极配合自律调查、严格执行协会要求、及时履行信息披露。监管者掀开了桌下交易的一层布,布底下暗中滋生的“勾兑”,开始被聚光灯照亮。根据存续中的永煤债公告,海通证券未出现在主承销商的名单内。从协会通报海通证券的情况看,也均指向买方行为。这就意味着,深陷永煤债漩涡的,可能为海通证券自营、资管等业务。截至今年上半年,海通证券自营非权益类证券及其衍生品占净资本的比例达181.43%,较去年同期150.5%略有增长。报告期内海通证券的净资本708.45亿元,以此推算,今年上半年海通证券持有包含债券的固收产品规模,达到1282.3亿元。在此之前,海通证券的资管业务,已单独成立了海通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截至今年上半年,海通证券的资管规模约1.4万亿元,在券业中位于前列。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海通证券涉嫌违规操作永煤债的方式,或为结构化发行。所谓结构化发行,是指融资主体与券商共同认购债券,融资主体确保债券顺利发行,券商可从中赚取通道费。对此,《投资者网》就自律调查集中在哪些部门、子公司,以及进展等问题向海通证券的董秘、证券事务代表求证,对方未予置评。投行风控频遭点名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永煤债风波前,海通证券的投行业务,已被监管层点过名。今年9月,证监会通报对海通证券及其两名保代出具警示函。事件起因为海通证券的保代在保荐中国天楹的可转债项目时,误算相关数值。资料显示,涉事的两名保代先后在2009年、2015年加入海通证券,都有过IPO、定增等重大项目经验。误算数值这样的低级错误,发生在两名资深保代身上,让业界颇为吃惊。更早些时候,2016年至2019年,海通证券的投行业务,因保荐项目存在违规行为,先后5次被证监会通报。涉事起因包括原投行部人员违法炒股、保荐项目业绩变脸、尽调期间未勤勉尽责等。投行业务成了一道“疤”。尽管近些年海通证券投行业务的收入贡献在逐步加大,今年上半年实现20.6亿元,同比增加21.32%,占总收入比重达11.8%,但接连不断被监管层“点名”,愈发引起业界对其内部风控的担忧。根据网上流传的一份海通证券投行介绍,内部设有投资银行部、并购部、债券部、风险控制总部。其中,风险控制总部还含有内核委员会。最重要的投资银行部,负责如IPO的股权保荐项目,业务执行团队共有5个,平行于质量控制部、资本市场部、综合管理部。换言之,一个股权保荐项目,海通投行内部是有3道关口把控,即质量控制部、风险控制总部、内核委员会。理论上讲,3道关口下来,保荐项目的风控应该有把握。对此,《投资者网》就该文件的真实性,以及为何风险频发屡屡被监管层通报违规等问题向海通证券求证,对方未予置评。永煤债风波后如何“渡劫”如果说投行业务屡遭点名通报,问责还仅限在投行部门,那么永煤债所引发的地震,或波及整个海通证券的风控体系。今年11月19日,协会公告对永煤债的中介机构进行约谈,包括兴业银行、光大银行、中原银行、中诚信国际评级、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等。约谈过程中,协会发现这些机构涉嫌存在违反银行间债券市场自律管理规则的行为。相比之下,海通证券被通报涉嫌操纵市场,描述有过之而无不及。海通证券,正面临后王开国、李明山时代的最大“劫数”。2014年,瞿秋平出任海通证券总经理,接替了在海通证券工作13年的李明山。此前瞿秋平履职过上海银行行长、证监会派出机构工作协调部主任、证监会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部主任。两年后,原上海医药董事长周杰接替王开国,出任海通证券董事长。至此,海通证券正式迎来新掌门时代。历史上看,海通证券鲜有从外部竞聘高层,很多高管在职时间长达10年以上,在券业以稳定性著称。稳定的高管团队,让海通证券在王开国、李明山掌舵期间,完成了A+H股上市,其综合业绩一跃而上,仅次于中信证券。换了新掌门人后,虽然海通证券坐稳券业第二把交椅,但身后的国泰君安,早已虎视眈眈。截至今年上半年,海通证券营业收入177.88亿元,同比减少1.58%。同期中信证券、国泰君安分别为267.43亿元、158.12亿元,同比增长22.72%、12.18%。而永煤债风波,将海通证券整体的风控问题,暴露在市场面前。根据今年半年报,海通证券董事会下设战略与投资管理、审计、合规与风险管理、提名与薪酬考核等4个委员会。其中,总经理瞿秋平任合规与风险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对此,《投资者网》就公司是否会因永煤债风波对高管团队进行问责等问题向海通证券求证,对方未予置评。

中毅达股吧600610

中毅

北京2022年底前重点公共场所AED设施全覆盖 行业市场规模有望提升(附股)据新华社消息,达股北京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26日听取北京市政府关于完善院前医疗急救服务体系、达股提高急救服务能力和水平工作进展情况的报告。报告提出,目前北京地铁系统已启动AED(自动体外除颤仪)设施配置工作,7条地铁共105站今年年底前将全部配置AED。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张华表示,北京市将制定重点公共场所社会急救能力建设三年行动计划,到2022年底前实现重点公共场所AED设施全覆盖,一线工作人员急救知识和技能培训率达到80%。除颤仪是利用较强的脉冲电流通过心脏来消除心律失常及室颤,使心脏恢复正常窦性心律的一种医疗器械,是手术室必备的急救设备,具有用时急、闲时多、风险大等特性。头豹研究院称,2014-2018年,中国除颤仪行业市场规模由5.6亿元人民币增长至10.2亿元人民币,期间年复合增长率为16.2%。未来五年,院外AED除颤仪的销量增长仍将成为驱动行业快速扩容的重要原因。在此背景下,整体除颤仪行业市场规模将以15.5%的年复合增长率持续增长,到2023年,市场规模有望上升至20.8亿元人民币。迈瑞医疗(300760)迈瑞是国家除颤标准的制定者之一,也是国内第一家具有除颤自主知识产权的公司。目前AED收入占公司整体收入比例不高,但是公司在国内AED整体市场的市占率较高,在所有进口和国产品牌当中排名第一。鱼跃医疗(002223)公司对各地地铁、车站等公众场所的AED项目都比较重视也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公司AED产品已布局多地地铁项目,如南京、天津、无锡等地地铁均有配置公司鱼跃-德国普美康AED产品。头部券商陆续获批发行大额次级债 9家将通过新融资渠道“补血”1750亿元本报记者周尚伃今年是券商的业绩“大年”。以上市券商为例,中毅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已经超过去年全年。与此同时,中毅为进一步扩大业务规模增厚业绩,也为了应对更为激烈的行业竞争,券商补充资本需求旺盛。5月29日,证监会发布《关于修改<证券公司次级债管理规定>的决定》(以下简称《管理规定》),进一步拓宽了券商发债渠道。可以预见,此后券商公开发行次级公司债券将会提速。《证券日报》记者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整理发现,今年以来券商共发行71只次级债,合计已发行总额1374.83亿元,其中还包括7家券商发行的永续次级债。同时,在今年5月份获准公开发行次级债之后,9家券商获批公开发行次级债规模达到1750亿元,这其中130亿元已经成功发行,还有不超1620亿元次级债的发行正在进行中。券商青睐融资新渠道今年以来,不断有券商获批大额度公开发行次级债。11月26日,招商证券公告获证监会批复,可以向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次级公司债券,面值总额不超过300亿元。在《管理规定》发布前,券商只能非公开发行次级债券,发行减记债等其他品种也缺乏明确依据。如今,券商通过发债“补血”的热情高涨,而次级债特别是公开发行次级债正逐渐受到券商的青睐。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自《管理规定》之后,包括头部券商在内,不少券商公开发行次级债意愿强烈。除上述招商证券外,中国证监会还同意向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次级公司债券的券商包括兴业证券(50亿元)、中信建投(400亿元)、中泰证券(100亿元)、华泰证券(250亿元)、东兴证券(100亿元)、中信证券(300亿元)、国泰君安(200亿元)、山西证券(50亿元)(获准发行面额均为不超过)。至此,在获准公开发行次级债之后,9家券商公开发行次级债规模将达到1750亿元,这其中130亿元已经成功发行,还有不超1620亿元次级债的发行“正在路上”。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次级债相对一般债券偿债等级低一些,发行门槛也更低。同时,次级债的收益也偏高,所以一般券商发行次级债的规模都较大。当下,允许券商公开发行次级债是给券商一个补充资本金的机会,从而让券商发展更多如融资融券等消耗资本金的业务。这对券商来说,是一个较大的利好。”7家券商合计已发行370亿元永续次级债当下,发行次级债也成为证券公司补充流动性和资本的重要工具之一。《证券日报》记者整理同花顺iFinD数据发现,今年以来券商共发行71只次级债,合计已发行总额1374.83亿元,其中还包括7家券商发行的永续次级债。从各家券商发行情况来看,申万宏源证券年内已分两次合计发行次级债120亿元,还有包括中国银河、中信建投、国信证券3家券商发行证券公司次级债的规模也达到100亿元。近期,有多家券商被批准或已发行永续次级债,中国证监会对公开发行永续次级债券无异议的券商包括中信证券、中泰证券、中国银河、光大证券等。其中,7月2日,证监会出具复函对光大证券公开发行永续次级债券无异议之后,光大证券于8月14日就公开发行了2020年永续次级债券(第一期),发行总额20亿元,当期票面利率为4.4%。同时,今年以来已有包括中国银河、东方证券、光大证券、国泰君安、国信证券、中金公司、中信建投在内的7家券商已经发行了合计370亿元的永续次级债,中国银河于11月20日公开发行2020年永续次级债券(第一期)。从票面利率方面来看,中国银河、国信证券最高,均为4.8%;其次则是东方证券,为4.75%;中金公司紧随其后,为4.64%。什么是永续债?特点又有哪些?对此,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研究员赵亚赟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首先,永续债没有期限,不用还本金;每个付息日,发行人可以自行选择将当期利息以及已经递延的所有利息,推迟至下一个付息日支付,且不受到任何递延支付利息次数的限制。发行人可以赎回,持有人也可以选择卖出。这类债券购买者一般都是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发行永续债对发行人很有好处,当然信用等级要求也非常高。”在此基础上,“因为收益率偏高,次级债更容易被投资者接受,所以一般募集资金的规模也比较大。而允许券商公开发行次级债后,也可降低券商的融资成本。”杨德龙进一步向记者表示。

达股中毅

达股中毅

(责任编辑:股票预测)